【鉤沉】 苗可秀密信探微
黃文科 丹東新聞網 2020-09-15 10:09:50

近日,CCTV9推出大型抗戰紀錄片《他們與天地永存》以緬懷英烈,其中,一代抗日英雄苗可秀的事跡可謂蕩氣回腸,他手寫的“密信”更是記錄了他的抗日歷程。

苗可秀存世的書信共7封,除去兩份遺書和第3封信外,第1、第2、第4、第5封信皆是化名密信。這些化名密信是寫給在北平的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以下簡稱救國會)。1931年9月27日,流亡北平的東北愛國人士在北平成立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主要領導人有閻寶航、高崇民、盧廣績、王化一、王卓然等,其宗旨為:組織抗日武裝力量,抵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捍衛國家領土完整。

密信產生背景

所謂的密信,就是正面化名佯裝寫成家長里短的普通書信,而背面用秘密手段寫成的特殊書信。

苗可秀在當時是救國會的骨干,在北平就參與創建青年救國軍,1932年3月,救國會派遣苗可秀等到鄧鐵梅部隊了解情況。那時,三角地帶(丹奉鐵路以西、南滿鐵路以東、黃海以北形成三角地帶)高漲的抗日形勢,激發他武裝抗日的決心。

1932年夏,苗可秀從北平返回鄧鐵梅部隊,任總參議。后來,他又創建中國少年鐵血軍,任總司令,苗可秀是三角地帶抗日武裝斗爭的靈魂人物。

從苗可秀1932年3月到三角地帶鄧鐵梅部隊起,到1935年6月21日被俘止,苗可秀保持與救國會頻繁的密信往來,正如保存5件原函的救國會組建者和軍事領導者王化一所言:“可惜當時未注意保存,不無遺失”,所以,只保留1934年12月18日、1935年2月20日、4月5日、4月25日4封密信,這對于研究三角地帶抗日史,彌足珍貴。

4封密信,既要達到把需傳達的內容傳達出去、并積極爭取救國會的指導和支持的溝通作用,又要有不被日偽查獲其軍事秘密、使遼東三角地帶抗日軍事斗爭不因泄密造成損失的自我保護作用。

2014年4月,筆者在編輯《丹東抗日文獻會要》時,搜集到救國會軍事負責人王化一的《苗可秀抗日殉難經過及遺書》。這篇著作里,便提到化名密信問題:“1934年以前,敵人封鎖不太嚴,救國會經常派政工人員去東北各地工作,苗可秀亦數次回北平向救國會匯報工作和請領接濟。當敵人在吉黑一帶對李杜、蘇炳文各部掃蕩告一段落后……敵人對遼南封鎖和國民黨簽訂《何梅協定》,壓迫抗日救國工作,救國會轉入地下活動,以后,關內外人員往返頓感困難。東北抗日救國運動的工作,多用化名信件來溝通聯絡。苗可秀后期在三角地帶工作情形和被捕經過,以及鄧鐵梅遇害詳情,都是由密信中轉來的?!?/p>

那么,這些信件到底是怎么寫出的?我首先想起讀大學的時候,老師講授方志敏寫密信給魯迅的事情。方志敏被俘后,用米湯在獄中寫密信給魯迅,魯迅把白紙放在水盆里,顯現出方志敏寫的字。魯迅怕字模糊掉,就趕緊抄寫,謄寫完一張,取出來,再放水盆里一張,就這樣抄寫出方志敏革命烈士的名篇《清貧》《可愛的中國》。

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上半年,我去抗日遺址,見到了不少知情的老人。在采訪中,我曾問及密信的書寫方式,三兩個老人知曉用米湯或羊奶書寫,怎么顯影,皆語焉不詳。

我又詢問物證專家,想從筆跡學上有所突破,他們說,上個世紀30年代如何書寫密信,不知曉。

化學方法傳信息

2015年5月,我有幸在丹東市檔案館看到鎮館之寶——苗可秀密信原件。

正面是用毛筆蘸墨寫的掩護信,苗可秀的書寫深受蘇軾書法的影響,字體俊秀瀟灑,由于書法功力深厚,密信不斷變換字體,以起到掩護作用。背頁的密信為紅字,由于時間已過了80余年,有的地方開始模糊。信中,還有苗可秀給救國會畫的三角地帶示意圖,也已經模糊不清,好在20世紀80年代,檔案館的工作人員,照原樣復制一份。

化名密信顯影為紅字,定與化學方式有關。這個時候,我又仔細閱讀王化一的《苗可秀抗日殉難經過及遺書》,書中有兩處提到化學方式,一是引文結尾處提到“信的背面則用化學方法寫出來重要報告?!倍墙榻B第三封信引子提到:“這封信是關心重要的第二函是否收到,用明語詢問,未用化學書寫”。何為“化學方法”,何為“化學書寫”,特別是“化學書寫”,把我誤引到用化學藥水書寫的推想。

我又回過頭來,查找魯迅破解方志敏密信的出處,在《新文學史料》中,查到著名文學史家唐弢所寫的文章《同志的信任》。

文中提到方志敏寫給魯迅的密信顯現過程:“魯迅先生用洗臉盆盛滿水,滴入一點碘酒,把紙平放到水面,紙上立刻現出了淡淡的字跡?!笨墒?,苗可秀的字跡顯現出的是紅色,與方志敏密信淡淡的字跡,似乎很不一致。

2016年6月18日,我到北京出差,有機會見到抗日愛國志士趙理勇,他是趙洪文國(雙槍老太婆)的三女兒,生于1920年,曾為苗可秀、趙同他們在家門口放哨。

我問及“苗可秀密信的書寫方法是怎么回事”,她說這件事很簡單,那時抗日要掉腦袋的,所以,苗可秀和救國會領導人的通信,正面是明信,寫一些家長里短的,背面才是要互相交流的重要內容。一般是用沒有蘸過墨的毛筆,蘸著大米湯在背面寫,有正面的明信為掩護,這種密信內容不顯影,也就不容易被發現,除非知道這個秘密。信收到后,要看密信的內容,用日本碘酒往紙上一涂,用大米湯寫的不顯影的字跡就顯現出來,字跡為暗紅色。

我又問,為什么有的顯影是淡淡的字跡,有的是藍色字跡,而苗可秀的密信顯現的是暗紅色的字跡?趙理勇老人回答,可能是碘酒化學成分的區別,我們使用的是日本碘酒,顯現的是暗紅色。

延伸閱讀:

苗可秀,又名苗景墨,字而農。1906年生于遼寧省本溪縣下馬塘苗家堡子。

15歲時在下馬塘鎮上小學,在本村及附近村莊組織起50多名少年參加的“少年習武團”。

1926年考入東北大學文學院中文系預科。1928年升入本科。九一八事變后,他進入北平大學讀書。

1931年9月東北抗日救國會成立了東北學生軍,他任大隊長。次年2月,他到鄧鐵梅部隊中了解情況,不久即正式參加鄧部,被任命為東北民眾自衛軍總參議。苗可秀向鄧鐵梅建議成立軍官學校,培養抗日骨干,鄧欣然同意,自任校長,苗可秀主持軍校日常事務并親自擔任政治教員,講解政治常識。

苗可秀輔佐鄧鐵梅打了許多勝仗,并處決日偽所謂談判代表,粉辭日偽幾次“大討伐”。

1934年2月,苗可秀與趙同等人組建“中國少年鐵血軍”,并任少年鐵血軍總司令。少年鐵血軍幾次重創日偽軍,縱橫馳騁于遼南三角地區,先后取得了猞猁溝、湯溝等戰役的勝利。

1935年6月12日,他率少年鐵血軍由風城向岫巖轉移,經過羊角溝時被敵人包圍,突圍時,身負重傷,在送治中于6月21日不幸落入魔掌。敵人以高官利誘,他不為所動,嚴刑拷打,不為所屈。1935年7月25日,慷慨就義于鳳城。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