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小葫蘆“烙”出大天地
王夢露 丹東新聞網 2020-09-14 12:18:42

人物簡介:

赫榮彬,1967年生于丹東,自小跟隨家人學習書法、繪畫,上世紀90年代開始獨立從事葫蘆烙畫創作。2019年被確定為市級非物質遺產項目“葫蘆烙畫技藝”傳承人。

項目釋義:

葫蘆烙畫又稱燙畫、火筆畫,即用電烙筆在葫蘆上燙出烙痕作畫,與葫蘆融為一體。葫蘆烙畫不僅有中國畫的勾、勒、點、染、擦、白描等手法,還具有較強的立體感。

從“工科生”到“烙畫”人

記者找到赫榮彬位于安東老街二樓的攤位時,她正全神貫注地握著電烙筆創作。

“自打從一樓搬上來,清靜了不少,這才有心思創作?!痹谒磥?,葫蘆烙畫不是一門可以斷斷續續、有空再做的技藝,環境嘈雜會影響自己的創作。

烙畫前,先要精心用鉛筆將圖案繪制到葫蘆表面,再用連接著變溫器的電烙筆烙燙需要“填色”的區域,使其呈現出不同程度的焦黑、焦黃色,下手稍不留神,作品即失敗。

赫榮彬祖籍山東,自太姥爺一輩便以桃核雕刻和葫蘆烙畫為生,走街串巷挑擔售賣。赫榮彬的姥姥、母親和舅舅等都熱衷此技,其父親則喜愛書法和繪畫。濃厚的藝術氛圍影響著她,每次看到家人烙畫或雕刻桃核,都會湊上去看看門道。

考入中專的赫榮彬,并沒有走上藝術道路,而是學起了她同樣喜愛的工科——繪制機械圖紙。參加工作后,她才經常利用業余時間勤加練習葫蘆烙畫。

直到上世紀90年代末,下崗待業的赫榮彬正式投入到烙畫的創作中。

丹東大街小巷都留下了赫榮彬擺攤銷售葫蘆烙畫的身影,男女老幼無不被葫蘆上的山水、花鳥等圖案所吸引。

小葫蘆也有“大學問”

赫榮彬說,別看烙畫工具簡單,在葫蘆上作畫也很常見,但制作葫蘆烙畫,可有不少講究和學問。

首先是選葫蘆,不是所有的葫蘆都能用。制作烙畫的葫蘆,表面必須平整光滑,上下“肚”要求圓鼓飽滿,形狀過于歪扭不宜采用;未完熟的葫蘆也無法使用,會影響到葫蘆表皮的軟硬度。

其次是畫草圖,和平面不同,在葫蘆肚這樣的球面上,烙畫圖案比例掌握十分關鍵?!霸诩埫嫔袭嬚龍A形,它就是圓。而要想在葫蘆表面呈現正圓形,實際畫上去的卻是扁圓?!?/p>

20多年來,赫榮彬烙壞的葫蘆不計其數,而起初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掌握繪圖比例。此時,曾經畫過多年機械圖紙的本領派上了用場。

最后則是烙燙手法,不同溫度和力度,烙出的效果截然不同。烙畫之所以能夠呈現出深淺不一的圖案和顏色,力度和溫度是關鍵,而葫蘆表皮雖有一定厚度,但如果一味加重顏色,往往會烙煳冒煙,表皮焦黑,類似表現雄鷹翅膀、金魚魚鱗這樣有層次感的圖案,需要反復在同一位置,以不同溫度烙燙兩三遍以上,方能達到最佳效果。

有創新才有好作品

2015年以來,在和其他非遺項目傳承人、同行、熟客交流的過程中,赫榮彬學到了不少知識,她也漸漸明白,要想傳承好葫蘆烙畫這門技藝,必須對創作技法加以合理改進,讓古老技藝煥發生命力。

4年前,幾位熟客和赫榮彬聊天,提到他們在手里把玩葫蘆,時間久了,葫蘆表面變深,烙畫顏色模糊不清,覺得挺遺憾。

為此,赫榮彬開始嘗試將雕刻與烙畫技藝結合起來,先以雕刻機將圖案線條刻入表皮,再于其中填充烙畫,將圖案“圍”起來,并且將原本烙燙的顏色加深。自此,無論是作擺件,還是盤玩,都不影響觀感,保存起來也更長久。

另一創新來自于對葫蘆形態的“大改造”。有的葫蘆下肚過大,上肚過小,比例不協調,她便把上肚截掉,只留下肚做成茶壺模樣,另取上肚做成壺蓋,扣在上面,或者做成小壇子小罐子,表面烙制圖案。沒有上肚的,做成形態各異的擺件。

此外,也有不少顧客喜愛色彩斑斕的圖案,赫榮彬又嘗試在烙畫表面上色,創作了一批彩色葫蘆烙畫作品。

傳承期待后來人

葫蘆烙畫和許多非遺技藝一樣,需要大量時間、精力以及一定程度的書法繪畫基礎,因此她和眾多傳承人一樣,也在焦慮后繼無人的問題。

“葫蘆烙畫歷史悠久,其諧音‘福祿’寓意吉祥,因此多少年來能得到眾人的喜愛?!焙諛s彬感嘆,葫蘆烙畫作為一門數代傳下來的技藝,是中國傳統藝術的瑰寶,能夠發展到現在來之不易,如果這門技藝得不到好的保護,很可能再次面臨斷層甚至失傳的危險。

為此,每有親朋好友或顧客與其交流體會時,赫榮彬都分外珍惜這些機會,希望能將自己的手藝和非遺技藝背后的故事講給更多人。目前,自小習畫的女兒在她教導下學習草圖繪制。赫榮彬說,自己十分期待,女兒將來能夠有志于葫蘆烙畫技藝的傳承。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