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畫得好”是否有標準
阿三 丹東新聞網 2020-09-11 09:16:31

“畫得好”是一個畫面內的問題,畫過畫的人都理解這個含義。不能把畫面之外的結果拿來比,如果一個藝術家是觀念先行的,則要避免“繪畫性”。

都是藝術,都是繪畫,但不是一條線索,這是藝術下的不同標準所產生的結果。

有人會問,塞尚、康定斯基是否在“畫得好”范疇內?對不起,前30都進不去。因為其價值在畫面外。如果我們的設定是“貢獻最大的前5”,也許有塞尚。

畫得好是有標準的,拿熟悉的畫家舉例說:

陳逸飛跟劉小東誰畫得好?當然是劉小東。劉小東跟弗洛伊德誰好?那當然是弗洛伊德。

康定斯基跟羅斯科比誰畫得好?抱歉,他倆不在“畫得好”這個系統里。

那馬奈跟塞尚比,誰畫得好?當然是馬奈;但說馬奈和塞尚誰貢獻大?那必須是塞尚。

塞尚作品

塞尚作品

這里有好多條線索,分得清清楚楚,沒有一點含糊的地方。藝術在這個高度上不遜于科學的嚴謹,每個人的貢獻和價值在歷史的塵埃落定后都被扒出來:才華的歸才華,思考的歸思考,研發的歸研發,觀念的歸觀念。藝術想騙人,只能騙不懂藝術的初學者。

以上便是彭禹的觀點。她的方法是要將藝術區分對待,繪畫技術與繪畫價值不能混淆。所以才會出現馬奈畫得比塞尚好,但塞尚比馬奈貢獻大的結論。

畫得好與否從技術層面上來說是很致命的存在,會畫的人體會得比只看視覺表面的人透徹。畫家的布局、運筆、色彩等的使用與搭配,總之,在原作面前臨摹一遍,那種情感的愉悅會直接產生贊嘆與欽佩。而不懂繪畫者只得依托藝術史這條線,從社會、哲學、故事等維度做跳板來介入。但到了這里,探討的就不是繪畫的技術,而是闡釋學領域。

塞尚的貢獻比馬奈大,這是價值判斷,但在此前,塞尚也有繪畫性上貢獻。繪畫性不是恒久不變的詞匯,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有補充進而豐富。畢加索說塞尚是現代主義之父,這是個復雜的表述。

彭禹在談藝術時,她設置了一個技術性門檻,潛臺詞是不懂技術,聊不透。但我個人而言,既然闡釋權必須移交,那就必然會有非專業人士存在。他們跟懂繪畫技術(創作)并不矛盾,也不敵對。在藝術的大標題下,兩類人以各自的方式豐富藝術,借用潘諾夫斯基的話:共享狩獵權,一方提供槍支,一方提供彈藥。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