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鉤沉】消失的“大煙胡同”

趙秋麟

 
丹東新聞網 2020-09-08 09:04:11

“大院胡同”曾被稱作“大煙胡同”,上年紀的老人不少都知道。

“大煙胡同”位于頭道橋南側,其東邊緊挨著七道溝流經頭道橋的一條排水溝土堤。胡同隨著土堤,呈南北走向。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大煙胡同”是皮鞋制作、出售的一條街,作坊、店鋪鱗次櫛比。但此街沒叫“皮鞋胡同”,卻稱“大煙胡同”,為何?

非因“煙館”而得名

1987年出版的《丹東地方知識1000題》記載:“現名大院胡同,位于頭道橋頭南側。因過去胡同內設有煙館,故得名大煙胡同?!?/p>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因“煙”字讓一些人引申理解為“煙花柳巷”,故改名為“大院胡同”。曾在此處住過的老居民說,改叫“大院”并非空口無憑,胡同內確有兩個大院,一個叫柴火大院,一個叫廣生大院。

但一些市民糾結的不是“大院”,而是“大煙”。這個胡同內到底有沒有大煙館,它是否由煙館得名?

已故地方史研究者王云峰曾對偽滿洲國時期丹東鴉片銷售情況進行過調查研究,他撰文:“ 1934年秋,偽滿政府對大煙這個國際公認的毒品‘采取寓禁于放辦法,暫許開燈出售’。于是,丹東街頭便雨后春筍般地出現了二十七八家鴉片零售所?!?/p>

他還列舉了其中十幾家所在的街道,如后聚寶街、興隆街、官電街、九江街、三經街、永安街、五柳前街、公安街等,這里沒提“大煙胡同”。王云峰特別指出:“據估計,后來,安東大煙館發展到3000余家?!?/p>

當時有如此之多的大煙館,可以推斷,“大煙胡同”內應該有大煙館的。但沒被提及,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大煙胡同”開設煙館時間要晚于先前的“二十多家”;另一種是“大煙胡同”內的煙館數量、規模不僅不突出,而且也沒有特色。

如果該推斷合理,那么,“大煙胡同”冠名的理由,就不是“胡同內有大煙館”。若凡是有過如此平淡無奇的煙館的胡同都要稱之為“大煙胡同”,那么,安東這樣的胡同可能有數十家、上百家,就得編成序號,否則難以區分。

所以, “大煙胡同”的名稱很可能另有出處。

“大煙囪”惹的禍

1987年9月,筆者在鴨綠江造紙廠廠志辦工作時,曾與一位叫任吉甫的老職工閑聊過“大煙胡同”。

他1949年前在安東的“大煙囪胡同”開過鐵藝加工廠,他解釋“大煙囪胡同”的位置是:“從頭道橋進去,一條小街,老戲園子那兒?!比渭φf的“大煙囪胡同”正是“大煙胡同”。

后在調查中一位市民也說,他曾聽父母提過“大煙囪胡同”,“大煙囪在胡同中部,西面對著四經街,這里有家工廠,可能是染房”。

筆者請教了丹東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退休職工,詢問“大煙胡同”名字的來歷。他隨口答:“大煙囪唄!”并說:“那里有個大煙囪,是四方形的,三層樓高?!?/p>

《丹東市志》記載:“清宣統元年十一月十日,日本人石原正太郎等人在日租界四番通九町目開辦的安東第一座發電廠開始發電”。據丹東地名辦的資料記載,該發電廠的地址“四番通九町目”即今振興區大院胡同。

四番通就是百姓俗稱的四馬路。因電廠是柴油發電廠,所以有煙囪,且因煙塵相對小,煙囪不高。而1909年的安東,該煙囪東南西北都能看到,稱得上安東的標志性建筑。而在大煙囪南北兩側,依托剛剛筑起三年的排水溝土堤形成的胡同稱之為“大煙囪胡同”便是再恰當不過了。

因此,筆者認為,“大煙胡同”緣起大煙囪,與“煙館”無瓜葛。至于為何會把“大煙囪胡同”叫成“大煙胡同”,可能是因為流傳的時間久,在口口相傳中,出現了誤傳。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大煙囪同“大煙胡同”及周圍建筑一并拆除了,建起了新的住宅。

胡同早已不復存在。然而,“大煙胡同”卻未從老丹東人的記憶中抹去,還常常被提起。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